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薄奚雾晏弥声《穿成病娇反派的主人后,我真香了》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冷气与月色躲藏在万籁寂静的夜里,却是另一种角度的无处不在。从后院里不起眼的矮墙翻出去后,薄奚雾看着深夜里错综复杂、看不到尽头的街巷,搓了搓手心。深夜向来宽容。有光怪陆离的梦境、昼伏夜出的腐食动物,亦有

书评专区

晚笛声声:感谢愿意点进这篇文的各位小可爱们。
【阅前须知】
1.节奏慢,行文些许压抑。
2.女主的性格时好时坏,行事乖张。毕竟她的人生也算不幸,大仇已报却也失去了活着的意义。
3.在女主的衬托下男主会显得正常些。
4本文的立意:我可以为爱而死,但我不能只为爱而活。(生活如果只剩爱情,看不见南山的落雪,闻不到海棠的幽香,不知自身冷暖,不懂热爱何物,何其可悲。)
5.这个故事不糟糕,糟糕的是我的文笔。
再次感谢愿意点进这篇文的小可爱们,祝你们平安喜乐,万事顺遂。

穿成病娇反派的主人后,我真香了

穿成病娇反派的主人后,我真香了》免费阅读

冷气与月色躲藏在万籁寂静的夜里,却是另一种角度的无处不在。

从后院里不起眼的矮墙翻出去后,薄奚雾看着深夜里错综复杂、看不到尽头的街巷,搓了搓手心。

深夜向来宽容。

有光怪陆离的梦境、昼伏夜出的腐食动物,亦有妙手空空的窃贼,满载而归的刽子手。

当细小瓦片撞击地面,头顶闪过片刻阴影,薄奚雾握紧鞭子,心中明晰。

来活了。

她故意将手中碎片状的宝石丢在巷尾,自己隐于暗色中。

飞檐走壁的小偷原本是不想理会这丁点大的财产,但是基于本能和冲业绩的决心,在踩过两步屋檐后还是跳落地面。

说时迟那时快,薄奚雾的紫鞭缠绕小偷的脚踝,往旁边的石墙上狠狠甩去。小偷双手撑墙,以极快的身形摆脱紫鞭,随即瞟到一抹暗红,毫不犹豫地发出袖中暗器。

薄奚雾心里一惊,手上却是不减动作,迅速将披风大氅扯下抛于身前。

大氅被飞镖撕破,漫天棉绒飘散在空中,发挥了它在寒冬的最后一次作用。

前世薄奚雾学过散打,由于深知男女的生理差异,比起拳打脚踢,她更注重那些一击致命的招数。虽然不止一次的被嘲讽说是“下九流的三脚猫功夫”,甚至违背她优雅自持的外表。但都涉及到生命危险了,谁还管姿势漂不漂亮,活着才有资格讲话!

但是鞭子她确实不常用,对其最深的印象不过是在马场骑着温顺的骏马,象征性地抽下马鞭陪客户谈生意罢了。

得想个办法近身。

借着棉绒的遮掩,薄奚雾模仿小偷扔暗器的动作,将另一块宝石碎片弹出。

小偷急忙躲闪,却被她毫无章法且没完没了的鞭子逼到了巷尾。

“你是谁?”他边说边踏上墙壁略微凸出的砖块,试图借力攀上墙顶。

逐渐逼近的薄奚雾眼睛亮了,等的就是现在。她健步上前用手扯住对方束起的长发,往下狂拽。

右手也不闲着,看似勾拳,实则虚晃一枪,碰到对方手臂后直接握住往后扭,“咯噔”一声,小偷右臂脱臼了。

最后膝盖顶着小偷的腹部来了个肩固绞技。

在确定对方昏迷之后,薄奚雾搜遍他全身,掂着手中的一袋银子,薄唇轻言:

“我恁爹。”

在劫富济贫(劫小偷的富济自己的贫)后,薄奚雾开始考虑去哪找个空房子,身上的束胸实在绑的有些生疼,而且自己对这个地方简直一无所知。

沉思半晌,薄奚雾露出了微笑。

不是很微,但是很危。

小偷被刺痛惊醒,低头看到自己被鞭子五花大绑,抬头看到薄奚雾在数荷包有几颗银子。

他咬牙切齿地问:“兄台既是同道中人,何必下手如此之重!”

“不不不,在下只是替天行道,”薄奚雾笑容愈深,“敢问阁下可知,何处有无人之舍?”

“你问这干……”小偷突然瞳孔一缩,有点语无伦次,

“我..我..我罪不至死吧,哥,大哥,爷,求你了,我去官府自首都行,别杀我!”

“谁要杀你了,”薄奚雾捡起地上的宝石碎片。

“我卖艺不卖身,不是,大哥,我没有龙阳之好,”小偷语气哀求,“我以后会做个好人的,你放过我吧,我是迫不得已才偷东西的,我上有老下有小…”

“……”

薄奚雾收好荷包,嗓音低沉,“我不问第二遍。”

“出巷子直走第二个十字街的歪脖子树旁小径往东再往东有户王姓人家前几日举家迁居宅子至今未曾租出去。”小偷迅速说完,差点没喘上气来。

薄奚雾摘下他的帷帽,俯视他眉清目秀的脸,“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等会就给你松绑。如果我发现是假话,”

她言止,小偷却是悟了,“懂懂懂,大哥我说的都是真话,比珍珠还真。”

薄奚雾步伐轻快地走出小巷。

经此一遭,东方鱼肚微微泛白,远处炊烟袅袅,白云就要睡醒了。

薄奚雾心情不错,在用银子贿赂了不少百姓之后,终于在数个鲜有人迹的小店里凑齐了一整套装备:

平平无奇但是摸起来还挺硬的轻薄软甲(防御+1,神秘+2)、鸦青素纹广陵布织锦袍(形象+1)、毛绒绒的银鼠披风大氅(生命值+2)、白玉簪子(属性+0,智力-1)、丰盛的早餐(力量+1)、小偷的荷包(财产-10086)

七拐八拐,终于,薄奚雾走到了小偷所指的空宅。

她眯眼看着门上明晃晃的“衙门”两字,冷笑出来。

“呵”

却是从头顶传来声音,“对面啊在对面,大哥,说实话你是不是路痴?”

薄奚雾望向声音的来源,衙门的高墙上一身黑衣在白日格外亮眼,“哥你骗我,你没来松绑,还告诉官兵最近失窃的东西都是我偷的,是不是太不道德了?”

阳光有些刺眼,薄奚雾粲然,仿佛高山薄雾初见云。她清了清嗓子,声音深远带有暖意,

“衙门的小偷跑啦!”

小偷脚下趔趄,在官兵追来之际踩上青瓦远去,幽怨地声音愈来愈远,“哥我叫景逐月,你那招真厉害下次教教我呗。诶等等你要抓就抓别扒拉我裤子…”

薄奚雾只当没听见,趁官兵都走远,翻过对面空宅的矮墙,进入空房,敞开衣服解开束胸一气呵成。

然而望向面前的铜镜,却是皱眉。

————————————-

另一边,

寂静的薄府传来某物摔落的声音,晏弥声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子,面容扭曲。

他睫毛上沾着点点的雾气,嘴唇由于整晚的赶路有些干涩,喉结上下滚动,半晌从牙缝里艰难挤出二字,

“骗子!!”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曼蕊小说网 » 小说薄奚雾晏弥声《穿成病娇反派的主人后,我真香了》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