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刑初瑶晏嘉祤,离婚!可病娇大佬撩得她心尖颤抖小说免费阅读

“根据这次测试和之前的对比,太太或是因为过于压抑,而激发双重人格,但心理学方面,也不能完全确定,还得后面继续观察。”“不过现在的她,大脑皮质神经明显活跃很多,这样才是正常健康的状态,对太太是有好处的。

书评专区

张冉:虽然设定是快穿。
但节奏是传统现言文。
抱抱大家,么么。
男女双洁,不同世界的男女主,都是同一人。

淮渝浔.:炒鸡炒鸡炒鸡好看!这玩意我看过后,刺激的很,腰不疼了,腿不麻了,什么病都没了,心脏也不跳了,我在间王府玩得可嗨皮了,我和阎王一起刷抖音,和黑白无常打王者,和牛头马面逛淘宝,孟婆那里连的WIFI,你要不要一起呀?先不说了,我正和阎王下棋呢!
嘿嘿嘿~😁😁

离婚!可病娇大佬撩得她心尖颤抖

离婚!可病娇大佬撩得她心尖颤抖》免费阅读

“根据这次测试和之前的对比,太太或是因为过于压抑,而激发双重人格,但心理学方面,也不能完全确定,还得后面继续观察。”

“不过现在的她,大脑皮质神经明显活跃很多,这样才是正常健康的状态,对太太是有好处的。”

“所以,先生您最好不要再刺激太太了,如果真的是双重人格,那意味着稍有不慎,就会变成曾经压抑沉默的样子。”

晏嘉祤最不愿意她这样,抬眸,“可她现在的状态,与婚前的她差不多,或许她是想明白了?”

他不希望刑初瑶恢复状态,只是因为压抑,而激发了双重人格。

医生认真负责的解释着。

但心中冒出的想法却是——一个躁郁症患者,在为另一个患者担心,这样真的好吗?

他很想提醒晏先生关注自己的病情,可他不敢。

交流完太太的病情。

从药箱中拿出晏嘉祤的治疗药物,小心翼翼放在桌子上,“这是先生您的药,控制不住情绪时,口服一片。”

晏嘉祤无视药物,“我打算让她去别墅外走走,你们到时候多关注她的情况。”当然只是别墅之外,庄园之内,仅限于此。

“有事直接汇报给我,或者通知飞麟。”

飞麟是他助理。

处理工作细致,身手是他亲自送去培养的,国内武校,国外道馆,全都做过系统训练。

“好的,晏先生。”医生领会离开。

可想起刚刚两人的争吵,晏嘉祤只想收回放她出别墅的话。

松溪。

古韵小村的夜晚很是宁静,蛙叫声随着稻香飘进鼻尖,一辆黑色卡宴豪车出现在村门口,青砖黛瓦下稀稀疏疏点着白炽灯。

顾安泽被拒之门外,修长身姿靠墙站在黑暗之中。

有些无奈。

徐沉前去敲门,精致的木门,用彪悍老虎门手装置,门缝露出里面的灯光,几只样貌不一的田园猫,在院子里面玩耍。

“少夫人,您在家吗?”

“不在!”清丽的嗓音,对顾安泽来说悦耳动听。

他没好气勾起唇角。

“少夫人,您看我都来了,大老远跑一趟,您就行行好,开开门,让我进去送下物资,这样我回去才好跟顾少交代呀!”

陈檀躺在摇椅上,手握蒲扇,闭目养神,悠闲地像个养老的太婆。

麻花辫松垮凌乱,宝绿色飘带随着辫子缠绕在发丝间,配上她无忧无虑的纯真脸庞,像个氛围感小仙女。

“你放在门口就是,我明早去拿。”

徐沉苦笑,两口子吵架,受累的永远是他这个单身狗,“少夫人,就当小的求求您,不见到您本人,回去少爷会把我腿打断的!”

“他不敢,你放心。”她声音活泼灵动。

“少夫人啊……”徐沉极近哀求,就差哭爹喊娘整上丧曲了。

陈檀白眼飞上天,大步走过来,把门闩打开,“看到了吗?看到了就……”

赶紧走三个字还没有说完。

突然冲进来的人影,直接打横抱起她。

陈檀还没有反应过来,男人俊逸秀雅脸庞出现,陈檀双手揪住他耳朵,“谁准你进来的,我告诉你,我的主意不会变的,上次的事情,我可还生着气呢!”

“我知道你生气,这不是来哄你了。”顾安泽一边说,抱着她就往房间走。

房内都是文艺简约风,山中民宿的味道。

顾安泽将她放在榻榻米上,陈檀坐好一脚踹在他膝盖上,“滚,我不想见你!”

“嘶!”

她赌气双手环在胸前,小嘴微微嘟囔着,满脸写着不屑两个字,顾安泽宠溺地捏了捏她柔软小脸,“踹老公的习惯,得改了。”

陈檀白他一眼,“不改,踹死你算了!”

顾安泽擦着她的身体,沿床边坐下,双手环住她腰,凑近耳朵,声音撩人,“你老喜欢踹我,要是哪天不小心踹歪了,踹到不该踹的地方,我还怎么带你寻欢作乐。”

陈檀耳根子一红,气急败坏般,“你怎么老是耍流氓!?”

“那还不是就跟你一人流氓,你还不满意?”

陈檀轻咬嘴唇,垂着脑袋不想说话。

顾安泽扶着肩膀,转过她的身体,和她对视,“好了,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今晚跟我回海城?”

“不要。”

“为什么?”他很耐心。

“回去你就送我去医院。”陈檀鼻子一酸,眼眶瞬间装满泪花。

陈檀一哭,顾安泽立马心软,但还是耐心引导,大手扶着她的脸颊,“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总还会的,等两年,好不好?”

陈檀抬眸,“等两年?”

“嗯,给我两年时间。”

陈檀打开他的手,和他对视,语气低沉到让人怜惜,“顾安泽,我有时候真的怀疑,你到底爱不爱我,你娶我到底是因为爱,还是只想拿我,做你家族联姻的挡箭牌?”

顾安泽一愣,手心发凉。

看着她红红的鼻尖,心疼不已。

“我爱你啊,我怎么会不爱你。”他弯腰凑近她脸颊。

陈檀右手下意识护着肚子,眼泪如珍珠线滴滴落下。

“那你为什么…..不想要我们的孩子?”

顾安泽拇指给她擦掉眼泪,“前面吃了避孕汤药,你突然怀孕,孩子万一有什么问题怎么办?”

“你还敢提避孕汤药的事!”陈檀咬着唇。

顾安泽抱紧她,“那个药是我找京市知名中医配的方子,对身体没有任何影响,这点我保证,不然我不会给你喝的,我怎么忍心伤害你。”

陈檀推开他,自己擦掉泪水。

“这事我早就知道了,我所以我半年前,就没有再喝了,孩子也不会有问题。”

陈檀有件事顾安泽不知道。

那就是她精通医术,特别是中医药草方面,从小跟在爷爷身边,跟爷爷学的。

不过那剂汤药,她最开始确实没认出来。

顾安泽骗她说是治疗痛经的,怕她嫌苦,里面加了很多蔗糖,还有一记混淆味觉的无功能药物,所以她没闻出来。

可偶尔看到的药渣,她立马就识破了。

从此后她都没再喝,全部悄悄倒掉。

陈檀固执,长得娇小俏丽,但脾气比谁都倔。

“那…先和我回家,好不好?这件事情我们从长计议。”

“我不,你们顾家都觉得我是乡下野孩子,上不了台面,我可不想回去受气。”

她确实是乡下的,但气雅礼节,她没有那样做的差劲,只是乡下疯习惯了,总是有些活泼性子在。

在顾家老妈子哪里,那就是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全然是个黄毛丫头。

反正豪门世家,涉及利益的事情太多。

各种明争暗斗。

她烦都烦死了!

顾安泽哄着,“不会的,这次我带你去公寓住,我们不住老宅那边了。”

陈檀抬眸,“真的?”

顾安泽刮她小鼻子,“真的。”

但想起肚子里面的宝宝,她严肃盯着他,“那宝宝呢?”

顾安泽没有办法,只能先哄着,“回家,养胎。”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曼蕊小说网 » 刑初瑶晏嘉祤,离婚!可病娇大佬撩得她心尖颤抖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