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江雉鱼杜翟《大宋首富:团宠农家小厨娘》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日天微微亮时,江雉鱼就早早地起了,屋外风已经停了,拿起杆子支起窗,就见秋天的氛围更浓了,其他的树叶子都黄了落了满地,唯有竹林村的竹子还挺拔葱郁。今日的杜大娘起的早,灶上的火已经烧的极旺了,杜大娘拿

书评专区

大宋首富:团宠农家小厨娘

大宋首富:团宠农家小厨娘》免费阅读

第二日天微微亮时,江雉鱼就早早地起了,屋外风已经停了,拿起杆子支起窗,就见秋天的氛围更浓了,其他的树叶子都黄了落了满地,唯有竹林村的竹子还挺拔葱郁。

今日的杜大娘起的早,灶上的火已经烧的极旺了,杜大娘拿着把大掃着在打扫院子。

“稚鱼啊,娘做饭不如你,今日还是你来。”

江雉鱼却知道,这是婆婆在安慰她,他在这个并不是村里说的那样是个吃白食的,心中不免感动,撸起袖子开始做饭。

昨日就处理好的兔子已经拿竹子和竹叶裹好在灶的膛肚子里熏了一晚上,刚刚已经被杜大娘掏出来了,一打开就是香气四溢,汁水闷着肥油裹在兔子肉上,在院子里支个火堆,把兔子架在上面一烤更是滋滋流油,然后让杜风看着火,把院里的落叶往火堆里填,然后一层一层往上边刷野蜂蜜,香的杜风在边上直流口水。

把昨天的野菜洗了做个汤,轮个鸡蛋,上面还飘着刚从野兔子身上刮下来的肥油,鲜香四溢。

“这只兔子练出来不少荤油啊。”杜大娘感慨,其实这是昨晚江雉鱼把兔子的肥膘切下来练的。

“娘,够我们吃上七八的了。”江雉鱼回道。

“娘,以后都让嫂子做饭吧,真香啊。”

“你个小馋鬼。”杜大娘佯装生气:“我前几年饿着你了。”

杜风虽然有些无措,但还是聪明的接了下来:“娘的手艺是顶好的,但是嫂子做的新鲜些。”

“你哥哥和你爹都笨嘴拙腮的,真不知道你随谁。”

“自然像娘了。”

说着娘俩没忍住笑了,但似乎又想到了父子已然出征,估计是马革裹尸的结局就是不免有几分悲痛。

“杜风,看火,糊了啊!”

江雉鱼一声喊到,把二人从哀伤里拽了出来。

“呀!”一声惊呼母子二人赶快救兔子,幸亏及时,倒也没真糊。

兔子比较大,江雉鱼切了一半留了一半,又把兔腿切下来要给杜大嫂带着下地。

“唉,使不得,你和风哥儿吃,给我带着做什么。”江雉鱼却硬是把兔腿塞了进去,不等杜大嫂在说什么,催赶着杜大嫂吃饭出门。

直到在窗边看杜大嫂走远了才开门,已然看着门前放了个被竹叶子裹了几层的兔腿。

杜风此时正在院子里打扫刚刚的火堆,看来今日不打算上山了。

“嫂子,今儿个我把咱屋顶修了,你先进屋。”

江雉鱼看着这个五岁多的孩子还有些笨拙的神行有些好笑,看他小胳膊一审还没梯子宽又不免有些心酸,别的孩子还在泥地里打滚,自己孩子就要修房顶了。

“我昨日都修好了,你快歇着吧。”江雉鱼出声道,还在一边收拾今早的碗筷。

“嫂子,你病刚好,昨天这么大风,你吹了一下午?”杜风学着他娘的口气气的跳脚的样子都十成十的像,让江雉鱼又不免发笑。

“你仔细我跟娘告状,你学她。”

杜风一听,哪还敢演。

“好嫂子,你可千万别,我娘惯会念人。”

“知道就好,来把这个兔腿吃了,我就不告诉娘……”

“嫂子,我要吃了,我娘多半是不会说我,多半会打我。”

还没等二人笑闹完,外面就响起了拍门声。

“杜家小娘子在家吗?”

听到招呼,江雉鱼心里不免有些起疑,平日里来敲门的话也多半是找杜大娘的,今日却是有人来找她,带着疑惑江雉鱼开了门。

“杜家小娘子还记得我?”看着门外笑得满脸堆花的人,正是那日在河边浆洗时得罪的刘大姐。

见到来人江雉鱼就要关门,却哪想刘大姐竟然把脚伸了进来卡在门口。

江雉鱼见状冷笑,不禁关门的力气又大了几分,掩的刘大姐嗷嗷乱叫。

“哎呦,你们还看着做什么,还不来帮忙,我的脚腕子!”

这时后面才出来两个人,都穿着粗布短打,看着像是大户人家看门的。

眼见不是对手,江雉鱼识趣的松了手。

“你们是什么人,来拍我家门做甚。”江雉鱼出声质问,这时杜风也过来了,站在江雉鱼的身后,还没江雉鱼腰高。

“都有儿子了?”有个男人一看到江雉鱼身后的杜风,反手就给了刘大姐一巴掌:“你敢骗老爷。”

刘大姐眼中狠毒一闪而过,转而又立刻卑躬屈膝地讨好着“张大哥,这孩子是她小叔子,这姑娘刚16岁哪来的五岁大的孩子啊。”

接着这张大哥对着江雉鱼打量了起来,看着江雉鱼素白的如瓷器般的肌肤,精致又好看的美颜,微微抬着头的样子像是带着露珠的山茶花,不免也动了几分心神,内心不禁吐槽道,便宜了李员外那头死肥猪。

接着张大哥推了一把刘大姐,粗声粗气地说:“你讲。”

“唉。”

“杜家小娘子,这先恭喜你了,大喜事啊。”说着刘大姐上前几步,江雉鱼见状又要推门,刘大姐看的一身冷汗,连忙把腿收了回来。

“有事说,无事走。”江雉鱼冷冷地道。

刘大姐理了理衣服,讨好地说:“是这样今儿个我来是帮刘员外说亲的,就咱们镇子上的那个李员外,相貌英俊,用情专一,更重要的是家里有钱啊,只要你嫁过去那就是荣华富贵的日子,李员外说了……”

“嫂子,你且别听她胡说,李员外都快五十了,长的秃顶大肚,十几房小妾。”

“你这小孩子懂什么!杜家娘子你可要想好了,这苦哈哈的乡下日子,整日要在地里刨食,过年都吃不上白米饭,都比不上那李员外府上下人的日子。”

“杜风去叫你娘回来。”江雉鱼对杜风说着,杜风恋恋不舍地看了江雉鱼一眼向着外面跑了,刘大姐眼珠子一转有心想拦,却是让杜风一个猫腰躲了过去,而她带来的两个男人更是懒得管这个孩子,他们的目的就是保证这新娘子别跑了,至于孩子和他们就没关系了。

刘大姐气的跺脚,这事得在杜大娘回来前办成,那叶婳若可不如她这小儿媳妇好糊弄。

“小娘子,我哪能糊弄你,大家都是乡里乡亲,我当然是盼着你好的。”

哪成想江雉鱼水火不侵,纵使这刘大姐在她家门口嘴皮子都要磨破了也不见她有所动摇。

这时杜大娘风风火火地赶了回来,杜风跟她后面一路跑着愣是没追上。

“刘淑兰,你个狗东西,自在窜到我儿媳妇干什么呢。”如此破口大骂的杜大娘倒是让江雉鱼大跌眼镜,完全不似往日里的温柔亲切,倒是有了几分泼辣。

刘大姐似乎也被震了一震,但是看了看身边还有两个男人倒也没害怕,反倒是带着几分嘲笑:“杜大娘,不是我说,你家儿子都上了战场了,是死是活你心里没数?你家小娘子刚十六岁,花儿似的年纪,难不成就要守活寡?还是你真想给你小儿子留着,得了吧十里八乡谁不知道你儿媳妇是你买来的,你放心李员外绝对不亏待你……”

还没等他说完,杜大娘就要把门关上,却不料刚刚一直没有言语的两个男人却挡住了门。

“杜大娘,不是我说,今儿个你要是不同意是不可能的,就是我答应,我边上的两个大哥也是不答应的,要不你还是别犟了,你家小娘子说不定心里想去的很,来小娘子,快劝劝你婆婆。”说着刘大姐满脸的得意之色还夹杂这浓浓的嘲弄。

“你们走开,不许欺负我娘和我嫂子 。”杜风冲了出去,借着惯力倒是真把刘大姐推了个跟头。

“哎呦喂,小野种,你敢推我。”刘大姐上手就给了杜风一巴掌,小孩子皮肤嫩,一下就肿起老高,眼看还要接着动手,杜大娘一把抱住小儿子生生挨了一脚。

“娘!”

“婆婆!”

刚刚被打了一巴掌都没哭的杜风一下子眼泪就流了下来。

江雉鱼和杜风扶着杜大娘往屋里去,那刘大姐却站了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灰,道:“你们最好好好商量商量,不然我每日就带着人这么闹,让你们吃不下睡不好。”

江雉鱼咬了咬牙,出去说到:“你们且走,我和我婆婆好好商量商量,明日定给你们答复。”

“好嘞,就等小娘子这句话了。”说着却没有走的意思,反而摆了几把凳子,坐在杜家大门前翘着脚磕起了瓜子,看着杜大娘早上扫的地被磕了一地瓜子皮,江雉鱼更是怒火中烧,踹了一脚刘大姐的凳子腿关门进了屋。

外面刘大姐却低低咒骂着:“死丫头,嫁过去大夫人那有你好果子吃。”但是她手伸进怀里摸了摸今天老爷赏她的大圆锭就心情舒缓了,再想想事成后还有一个大圆锭她开心的眉毛都要飞起来了。

“我的稚鱼啊,娘对不起你。”说着杜大娘低低的哭了起来。

“娘,你先别哭。”杜风上手给他娘擦眼泪。

江雉鱼眉毛低垂,她想着逃跑,但是留下杜家母子一定会遭殃,带着他们跑,又怕他们不同意,正想着怎么开口,这时杜大娘却一拍桌子。

“实在不行,我就带你们跑。”

倒是让江雉鱼吃了一惊,但是更吃惊的却在后面。

“我带着你们坐船,咱们南下去南边,纵使他们追都追不上,从这到码头夜里有货船到楚州,咱们连夜走,七八天就能到。”

“娘,可是我们没钱啊。”杜风满眼忧色:“而且爹和大哥回来看不到我们怎么办。”

杜大娘却抱着儿子的头,失声痛哭道:“儿啊,你大哥和你爹哪还回的来啊,从今往后你就只有我和你嫂子是亲人了。”杜大娘强忍悲伤,压了好一阵,才压下眼泪。

有对着江雉鱼道:“稚鱼,不是娘舍不得让你嫁,我大儿子回不来娘定不会混账到让你守寡的,但是那李员外实非良配啊。”

江雉鱼却打断道:“婆婆,您不用多说,我是知道的。”

看着小儿子仍旧满脸不信爹和大哥回不来的消息,杜大娘,狠了狠心,说:“今儿个起,你就管你嫂子叫姐姐,稚鱼就管我叫娘,稚鱼再不是杜翟的媳妇。”

“娘,你不能……大哥……大哥……”杜风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了。

“叫。”杜大娘却铁了心。

“你不叫就是连我都不认了。”

杜风却是哭的断肠,才生生挤出一句“姐姐。”这一声后,似乎他的大哥就真的再也回不来了。

江雉鱼却叹了口气,想说些什么,但是杜大娘却似乎知道她于心不忍,道:“稚鱼,今日,你叫我一声娘,是不愿?”

江雉鱼敛了敛神色,郑重的跪下一扣,道了一声:“娘。”

“唉。”杜大娘背过身,擦了擦眼角的泪,把手上的一个银的细镯子推了下来,道:“好孩子,拿着,咱家没什么值钱物件,这是当年你爹送我的,现在我给你,你今后就是我女儿了。”

江雉鱼没有推脱,因为这几日她深深感受到了这个婆婆对自己的照顾和她善良的心肠,她给的温暖是一种母亲对孩子的疼爱,这种感觉是江雉鱼过去的人生里不曾感受的,所以江雉鱼深深地回抱了杜大娘,在杜大娘的怀里感受着母亲的温暖。

三人哭完,就开始商量接下来的计划。

“那李员外定然不能这几天就把你抬过去,估计要和他家母老虎说个几日,咱么就先把家里的东西卖一卖,当做盘缠。”杜大娘出着主意。

江雉鱼觉得有些漏洞又补充道:“咱们就说是想把您和风哥儿一起接到镇上享福,所以才卖了这些东西。”

杜大娘拍了拍江雉鱼的手说着:“还是稚鱼想的周全。”

“来,我现在就去回那祸事精,让她让咱出去。”杜大娘起身。

“呦,杜大娘想通了?”杜大娘刚一开门,在门边贴着耳朵想要偷听的刘大姐就扑进了门,似乎为了掩饰尴尬,又说到:“这门倚着真舒服,哈哈。”

杜大娘哪能不知道她,估计是什么也没听到,可不要是能听这么老远不成千里耳了。

“我家儿媳同意嫁过去了,但是有个条件。”

“您说。”

“我和风哥儿也要跟着去,你们还要让我们风哥儿有学上。”

刘大姐不禁暗骂,老东西打的一手好算盘,去就去,李府又不缺一副筷子,说不定还能白得一干活的老妈子,到时候她转手把这杜大娘一卖,说不定又多得一笔钱,心中算计面上陪着的笑脸更盛了几分。

“嗨,当然要跟着去了,李府家大业大,您去了就是富贵荣华,吃香喝辣,有您这句话就成,我这就回禀李员外去。”

说完就头也不回走了,却留下两个男人守着门口。

杜大娘却想着幸亏刚刚找好借口了,那祸事精果然留人看门了。

说了刚才找好的借口,杜大娘和杜风拖着东西出了门,走了一个村子才把家里的东西都卖完了,也没换几个银子,但是船费是够的,还能余下些住几日客栈,最后剩个老屋子却没盘出去,想着大小是个念想。

转天,刘大姐就回来了,穿着身不伦不类的红色褂子,看着簇新,样式也新的很,就是配着她那尖嘴猴腮的样子,像是猴子身上套了个红马褂,又丑又滑稽。

跟着一起来的还有个大肚子穿着华服的老男人,估计就是传说的李员外了。

“哪个是江雉鱼?”李员外开口道。

刘大姐窜出来,立刻推了推江雉鱼“这个这个,没骗您,模样标准吧。”

听着这话,杜大嫂不禁又是火冒三丈,原来这一切都是这个祸事精搞得鬼,就是她单方面拿着江雉鱼在李员外面前请好儿的。

李员外看到江雉鱼却直了眼,连声夸着刘大姐干的好,说着就掏出一定银大头扔到了刘大姐脚下,刘大姐跪着连连谢恩,却把那银大头拢进了袖子里。

“小娘子可是江雉鱼啊。”李员外一边说着,就要上手去摸江雉鱼的手。

江雉鱼却退了半步,道:“男女授受不亲。”

李员外却没再咄咄逼人,反而从怀里掏出一袋子银大头,道:“给小娘子的聘礼。”

看着江雉鱼没有要接的样子,把袋子放到刘大姐手里,拿眼神示意刘大姐,刘大姐一边奉承地笑着,一边恋恋不舍地把银大头放进了江雉鱼手里。

江雉鱼这才抬手接过,李员外看着她收下,也就呵呵一笑,知道事情这是成了,没再这满是泥泞的地方多留,深深看了江雉鱼一眼转身走了,反倒是江雉鱼被他看的浑身鸡皮疙瘩。

“娘,你看。”回了屋里,抖开钱袋子,才发现里面竟然有五个五十两大的银元宝,要知道刚刚那李员外赏那刘大姐的也只是十两而已。

江雉鱼一阵思量道:“娘,这笔钱咱留着。”她和杜大娘交换眼神,二人知道这几日也许就是逃跑的好时机。

二人先把这银子融成条子,然后拿着戥子剪成碎银子,开始筹备逃跑。

最后一合计等三四天后把家里的地盘出去,就跑。

幸亏看这一家人老弱,李员外也就没再留人,就只留下了刘大姐看着,毕竟江雉鱼现在是他没过门的妾,留男人看着不行,留个女人还是要的。

刘大姐第一日还万分谨慎,生怕这一家人跑了,但是第二日,第三日……这一家人不但不跑,还杀鸡炖肉,给她馋的够呛。

但是无论她明里暗里怎么暗示,这一家人愣是一口肉都不给他吃,每天吃过饭厨房还上锁,气的刘大姐牙痒痒,偏偏还不好说什么。

每天闻着江雉鱼做得五花八门的新菜式,越看越饿,不由得暗自想等着小丫头抬走了一定去县里吃顿好的。

这么想着,刘大姐就咬了一口她闺女给她送来的杂粮的干馒头沾着凉水配着咸菜,暗暗想着,这死丫头也不知道放点油水,家里穷的要天天吃糠咽菜的地步了?

这粗糙的豆饭馒头硬的很,沾了水也剌的人胃口生疼,没想到一错眼儿,厨房竟然没锁。

刘大姐看四下无人,立刻钻了进去,里面剩了几块鸡肉和一碗菌子汤,还热乎的很,就这汤吃了鸡肉,霎时胃里就暖呼呼的,坐在门口,虽然寒风刺骨,但是想着自己要到手的赏钱以后要过上的好日子她心里就畅快,要不到时候就不卖了杜大娘了,让她去她家里伺候后自己,自己也过几日当有钱人的生活,当然也只是想想,毕竟那二三十两银子也就能花个一年多,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

“娘,她晕了。”说话的是杜风,原来刘大姐喝点汤里的菌子是杜风采的毒菌子,喝了就会昏迷,但是也不会太久,最多一晚,但是这晚后三人估计已经在海上了 。

三人往脸上都摸了一把灰就蹑手蹑脚出了门,一路往着附近的码头跑,终于在码头上赶上了最后一班货船,三人付了一锭银子让江雉鱼有些心痛,但是她也清楚这笔钱掏的值。

船很快就驶离了港口,杜大娘告诉江雉鱼,船上其中一个船夫是他们同村的张大壮,和杜翟当年是过命的交情,由于常年在外跑船也就当初逃过了征兵,这一路有他护着江雉鱼内心也就安了下来。

过了不知多久,外面的太阳升了起来,晃的江雉鱼睁开了眼睛,看了看一边还在熟睡的杜风和杜大娘,江雉鱼蹑手蹑脚地跑到甲板上。

海风吹过,令人心宽神怡,远山进水,天边是冉冉升起的旭日,看着这壮观的场面,江雉鱼内心也波澜壮阔,未来天地广阔。

当然杜家三人跑了,刘大姐肯定是要倒霉的,果然第二天一早,刘大姐迷迷糊糊地醒了才发现人跑了,立刻慌了神,在村子里四下找寻,村里人冷哼一声,均是对她爱搭不理,一是,这婆娘平时就不会做人,死爱占便宜,对大家也爱搭不理,二是,毕竟这婆娘做得事情实在是踩着人家杜家的人在赚钱,他们看不过,不言语也就罢了,还想让他们帮忙找人,这恶婆娘想的美,甚至大家还想看这恶婆娘恶有恶报。

刘大姐眼看着事情要坏,回家收拾衣服,抱着还在熟睡的儿子就要跑,却留下了在另一个厢房的闺女,但是还是没跑成。

李员外这时堵到了门口:“姓刘的,我那没过门的小妾呢?”

刘大姐自知大事不妙,刘大姐出来查看的女儿一眼就看到了要带着儿子逃跑的刘大姐,哪还不能知道她娘这是要做什么呢,当下也心灰意冷,回了房装作听不见。

刘大姐咬了咬牙,出去就跪在了地上控诉那杜家如何不是人,给她下了药跑了,如何如何。

李员外却不听这个,一巴掌把刘大姐裹到了地上。

“贱人,今天你必定要给我个说法。”

刘大姐立刻把之前的两个银元宝掏了出来,连连磕头求饶,李员外却不满意,毕竟当初他可是掏给那江雉鱼五个大元宝啊。

“我……我也有女儿。”说着刘大姐就去拽自己女儿出来,那姑娘扭打不过也被连拖带拽地拉到了李员外面前。

李员外摸着下巴,打量了几眼,想了想要不凑合也行,哪知道这姑娘当堂撞死在了院子里。

李员外直骂晦气,大手一挥带走了刘大姐和她儿子,似乎要卖给人牙子,但是这远远弥补不了他的五个大元宝,回家被自己夫人骂了个狗血淋头,最后终于忍受不了要跟他和离,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曼蕊小说网 » 小说江雉鱼杜翟《大宋首富:团宠农家小厨娘》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