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简景晨徐洛小说《致我最爱的人》全文免费阅读

简景晨和徐洛两个人接到苏然电话后,便急忙赶回了警局办公室。刚刚到办公室却发现办公室里一个人都没有,两人瞬间紧张了起来。人呢?怎么一个人也没有,难道真的出了什么事吗?正在这时徐洛听到从走廊尽头传来了一阵

书评专区

致我最爱的人

致我最爱的人》免费阅读

简景晨和徐洛两个人接到苏然电话后,便急忙赶回了警局办公室。刚刚到办公室却发现办公室里一个人都没有,两人瞬间紧张了起来。

人呢?怎么一个人也没有,难道真的出了什么事吗?正在这时徐洛听到从走廊尽头传来了一阵淅淅索索的说话声,徐洛侧头张望了一下,蹑步走了过去。

“怎么了?”简景晨 见到徐洛的模样,也伸着耳朵朝那个方向听着,无奈耳力实在是没有徐洛那么好,只能也跟了过去。

两个人刚刚转过弯就看到,一群人挤在一个大房间门口,房门上方写着三个大字——法医室。

简景晨无语的看着面前的一堆人,大胖子曲晨和小眼镜陆也还有几个重案组内勤警官一起挤在法医室门口朝里面看着,小姑娘孙珏在后面火急火燎的拽着众人的衣服往后拉。

徐洛摇了摇头,这几个活宝真是不要命了,平时没事靠都不靠近法医室,今天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居然全部挤到了法医室门口,也不怕苏然缺个模特,顺手就从门口拽一个。

徐洛正想说话,简景晨一把抓住了他,悄悄的蹭到了法医室门口,跟着瞧法医室里面的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如今居然让耗子变成了猫。

两个人往法医室里一看,苏然靠在一旁的桌子上,一只手拿着一杯深红色的浓稠饮料浅酌着,仔细浏览着手上的报告,任放的尸体躺在据她不远的解剖台上。

苏然舌头轻轻舔了舔嘴角粘上的鲜红色液体,一抬头就看到徐洛和简景晨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看着自己,疑惑的歪了歪头。

“怎么了?来了就进来啊?”

简景晨站起身,和徐洛一起慢悠悠的走进了法医室,脸上还是那么的难以言喻,说实在的苏然长的并不丑,甚至长的还是很漂亮的,就是过于的妖艳了,加上平时不太正常的作息,导致脸色过分的苍白,配上刚刚的动作和手上的饮料莫名的有一种吸血鬼的感觉。

“你发现了什么吗?”徐洛伸手接过苏然手上的杯子,顺手抽了一张纸递给了苏然,苏然一脸莫名其妙的接过纸巾擦了擦嘴,转手就把手上的报告单递给了简景晨。

“我请黄主任针对受害人加急做了一个毒理检测,发现受害人体内有大量的三甲基,二甲氧基,鎓盐酸盐五水合物以及二异丙基苯酚的存在。”

“肌肉松弛剂和麻醉药?”简景晨皱了皱眉,”麻醉剂的剂量检查下来是多少?“

“对,而且里面还有一种很少见的成分,目前没有找到相符合的药物,黄主任正在加班加点的进行适配。”

“去查,曲晨!肌肉松弛剂和麻醉药都属于管制药瓶, 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拿到的。苏然,受害人真正死因是什么?“

徐洛紧着对手下人吩咐着,曲晨立正敬了个礼,转身迅速跑走了,跟曲晨的听到立即执行不同,苏然听到徐洛的话,翻了个白眼。

”拜托,我的哥!尸检报告哪儿有这么快出来的, 从早上尸体从案发现场运回来不过6个小时,哪儿能这么快啊?“

徐洛啧了一声,伸手向苏然招了招,说道:“你少来!按理来说尸检需要排队,按照顺序基本上在1~2天出尸检报告,但是就凭这个尸体的状态,肯定能勾起你的兴趣,所以……”

“所以…… 你肯定一回来就开始尸检了,检验报告已经出来了。”简景晨接着徐洛的话说道,然后抱着手笑嘻嘻的看着苏然。

苏然眉头一挑,大笑了两声,从手边桌子上拿起一个报告丢给了徐洛。

徐洛一把接过尸检报告翻开定睛一看,“心肌撕裂……”徐洛喃喃的说道。

简景晨拿过徐洛手中的尸检报告,只见上面简单几句写着任放的死因,还有除了刚刚苏然提到的化学成分之外的其他几种化学成分,不明白是什么用的。

“受害者体内除了刚刚提到的麻醉剂和肌肉松弛剂的成分外,任放体内还有大量的儿茶酚胺以及洋地黄残留物,受害者心肌纤维撕裂,心肌中还夹杂着许多红玫瑰色的血斑,这表明受害人,是被吓死的。”

“吓死的?正常人类好像不太容易被吓死吧?”简景晨疑惑的问道,虽然小说中经常能看到有人吓死的情节,但是实际上一个正常人是很难被吓死的,如果一个人,尤其是正值壮年的人,应该多少都有一些问题。

听到简景晨的问话,孙珏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赶紧跑上前,把一个文件递到了简景晨手里,简景晨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文件夹,张了张嘴,“你们有什么线索能及时递给我们吗?”

说完,简景晨翻开了手上的文件夹,文件夹的前半部分是任放的基本资料和他们已经知道的一些事情,往后翻了两页,就看到一份病历,看日期是10多20年前的了,简景晨简单的看了看,大致的翻了两下,发现任放居然有先天性心脏病。

简景晨把病历递给苏然,对于任放具有先心病的情况,是否与先心病有关,还是要看专业人士的意见,苏然仔细翻看着这份多年前的病历,虽然写的不够详实,但是已经足够起决定性的作用了。

简景晨和徐洛低声讨论着,苏然时不时的看下病历,又打开尸检报告仔细核对着,半晌,啪的一声合上了文件夹,然后把尸检报告和文件夹一起丢到了桌子上。

“任放的确是吓死,也和他先心病有关,但是……”苏然放低了语调,简景晨和徐洛听到这里默契的一起朝苏然靠近了一点。

苏然低低的声音,回响在简景晨和徐洛的脑子之中,“任放的先心病不足以引起他被吓死,他的症状很轻微,基本上不会影响到日常生活,而且他过去还接受过良好的治疗,就更不足以为惧了。”

简景晨和徐洛对视一眼,那是因为什么原因才造成了任放被吓死的死因呢?苏然手指轻敲了下桌子上的尸检报告。

“这就跟我刚刚跟你们提到的那种少见成分有关了,除掉肌肉松弛剂和麻醉剂的成分以外,还有一定量的洋地黄成分,还有另一种针对心律失常的成分,虽然不知道这几种成分合成在一起我猜是一种新型药品,具体用途是什么,还不得而知。”

苏然说完话顿了顿,“但是按照看受害者体内残余成分的量,患者的心肌撕裂症状应该和这个有关。”

孙珏等几个年轻警官守在门口,就看着徐洛皱紧了眉头,简景晨手轻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两个人都是一脸头大的表情,但是刚刚苏然说的声音太小了,一群人都没有听清刚刚苏然和简景晨和徐洛说了什么。

其实简景晨和徐洛头大的地方都很简单,本来以为是一个简单的谋杀案件,但是现在看起来着实是不简单,肌肉松弛剂和麻醉药等受管制药物本来就不易获得,这下还多出来了一个新型药品。

“这样,你继续查一下这个药物的情况,看看能不能确定是什么药物。我和小洛子去趟任放学校,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情况。”简景晨思索了下现在的情况,简单吩咐了几句,苏然和徐洛点了点头。

徐洛抬起手腕看了下表,现在时间是下午15点25分。任放所就读X大正好和警局打了一个对角线,处在S市远郊的大学城里面,从这里过去最快也要45分钟,如果路上堵车,那么起码在一个小时以上,而今天正好是星期五。

“小珏,跟X大的老师联系一下,请任放的导师及比较熟络的同学、朋友留一下。然后,小陆你先去查下已知的这两种药物的来源。”

孙珏和旁边一个小男警官点了点头立刻跑开了,简景晨和徐洛刚刚走到大门口,苏然突然好像起了什么,赶紧叫住了两个人,两个人只能又走了回来,看苏然在桌面的证物箱里面拿出了一个小袋子。

袋子里面的东西实在是小, 可怜简景晨高度近视,戴着眼镜还是看不清楚袋子里是什么,眯着眼睛看了半天只能看出是一个首饰。

“是个戒指。”徐洛开口说道,伸手拿过证物袋,“款式老旧,磨损程度也很高,看着是个老物件了。”

徐洛仔细打量着戒指,反到内侧发现有刻字的痕迹,只是戒指制作的年代实在是久远,又很粗糙,看了半天才勉强辨认出上面写的是什么内容。

“什么1,什么0,还有什么岚和一个&的符号,其他的磨损太严重,加上制作有点粗糙, 实在是辨认不出来了。”

简景晨听着徐洛的话,觉得听得十分费劲只能拿过来自己看,但的确如徐洛所说,内容实在是无法辨认了,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还给了苏然。

“任家在任放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发家了,看这个戒指的款式和制作手艺,应该不是任放的。这个是在哪里发现的?”

“在任放胸口的口袋里。”

简景晨回想了下关于任家的情报,摇了摇头,这个戒指无论怎么想对于任放来说都过于的老旧了,并且胸口这个口袋是离心脏最近的位置,会把戒指这种具有特殊意义的首饰放在这个位置的,应该是对死者很重要的存在才对。

而拥有一个这样制作差,款式老旧戒指的人,尤其是看这个磨损程度来说一定是经常佩戴的。按任放平时的社交层面来说,应该很难与这样的人建立长久的接触才对。

“OK,我们到时候会仔细调查下这个戒指的存在。看当时现场尸体的情况,这个戒指应该不是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受害人的尸体上的。一定具有特殊的意义。”

说完,简景晨就率先离开了法医室,徐洛冲着苏然抬了抬下巴,意思是还有什么东西要说没有,没有他们就要出发了。苏然耸了耸肩,意思是没有了,连忙快步跟上了正在等电梯的简景晨。

“你觉得是仇杀还是情杀,亦或者是随机杀人。”徐洛站在简景晨身边,两个人并排站在电梯门口沉默了半晌,突然徐洛开口向简景晨发问道。

“仇杀。”简景晨依旧面不改色的看着电梯门,状似随意的说道。

“为什么?”徐洛转头看向简景晨,“从那枚戒指上看,情杀也说不定。”

“叮!”电梯正好到了,简景晨回头望了望法医室,法医室的门没有关上,下午的阳光恬静洒在法医室里面,任放的尸体躺在解剖台上,阳光照耀在他年轻俊美的脸上,苍白无力,苏然缓缓盖上了遮盖的白布。

“除了仇杀,没有什么更好的理由让他变成这个样子呢?”简景晨迈步进了电梯,随着电梯门的关闭,简景晨最后一句话被关在了外面。

“她只是让他付出代价罢了。”

当天下午五点,徐洛和简景晨顶着周末下班以及提前放学的人群,紧赶慢赶的赶到了X大的大学门口。

周五正是这个星期上学的最后一天,所有学生回家的回家,出去玩的出去玩,还有不少学生出来吃东西,校门口挤了个人满为患。

简景晨两个人下了车,刚刚走了两步还没走进X大的校门,就被进进出出的人群挤了个头晕眼花,徐洛一只手捏着手机上面有刚刚孙珏发来的地址短信,另一只手拽着被人群挤得晕头转向完全找不到北的简景晨,艰难的挪到了校门旁边,慢慢的吐了一口气。

“我们找个人问一问,缓一下再进去吧!”

简景晨缓了缓被人群挤的头晕的脑袋,赞同的点了点头,正想说话,就听见旁边传来了一阵吵闹的声音。

两个人转头一看,就看到不远处的墙角一个二十一、二的小姑娘被一群小混混围在了中间了。

几个小混混伸手挑逗那个小姑娘的下巴,或者是拿手摸摸小姑娘的手臂,都被小姑娘给赶了开来,嘴里还快速说着什么。

小混混们见这个小姑娘还挺倔强瞬间就垮下了脸,听到小姑娘的话,脸色就更阴了,有两个人甚至还不知道从旁边什么位置摸出了一根木棍,小姑娘也是倔强,梗着脖子又顶了两句。

徐洛一看这个情形,就知道要遭,赶忙冲了过去。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曼蕊小说网 » 简景晨徐洛小说《致我最爱的人》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